69成人视频

6.0

主演:何莉莉 岳华 金峰 午马 樊梅生 

导演:张曾泽 

69成人视频高速云播放

69成人视频高速云M3U8

69成人视频剧情介绍

但为了自保。为了自己身边的人,他不得不做出来这种滥杀无辜的事……69成人视频其实,阿比小姐实在是太高看自己了,就她还不至于逼迫南冥违背自己的做人准则,或者说,一个小小的煽动权限,还不至于让南冥连底限都 详情

《绝色赌妃》大结局

194章~后记 194生死由人不由命 快马在熟悉的街,熟悉的地方停下,镜夜抱着我,俐落的翻身下马,我抬起头,匾额上“吉祥赌坊”四个字,刺得我头晕眼花,似乎有一长串的图景从眼前结着串儿闪过,我极力的想去抓住些什么,但结果,还是徒劳无功,倒是全身的力气,像是被抽空了一般,双腿虚软无力,结果是在镜夜的半抱半扶下,才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进了门。 迎面看到正端着药经过的钟浅羽,她看到我们,怔了一下,随即无奈的叹口气,无言地转身推开旁边的一扇门,然后回头惨淡的看着我:“见上最后一面,也是好的。” 最后一面? 我听得身体又是颤了颤,一个踉跄,脱离镜夜的扶持,直接冲进屋去。 熟悉的房间,熟悉的香味,往日的酸甜若辣,顿时化作一汪泪水涌上了眼眶,青纱帐子里,熟悉的人影,像许久许久以前一样,那样慵懒的睡着,顺滑的发丝散落在枕头上,却不显得凌乱,虽然依旧是当日所见那样的超凡脱俗,不食人间烟火,而脸色也苍白得没有一丝人间的生气。 “裴——”脑海里还在考虑着是叫“裴教主”还是叫“裴老板”,嘴里却已经是在不知不觉的一声“裴若暄”唤了出来,双腿无力的一屈,跪倒在他的床前,颤颤地伸出手,抓过他的,贴在脸侧,反复的喃喃轻唤:“裴若暄,裴若暄——” 唤到第三声时,他终于缓缓的睁开眼睛,看到我的时候,眼中的神采变了变,随即撑着身子靠坐着,却用生疏的语气对我说:“王妃怎么来了,快请坐。我让浅羽上茶——” 不等他说完,我起身直接扑入他的怀里,抱着他的腰放声大哭:“是我害了你,是我害了你!你明明知道那杯酒有毒,为什么还要喝,为什么要喝?” “明明知道那会要了你的命,你却还要故意让我伤心,我恨你,我讨厌你——” 他缓缓地环手上来,抱住我的身体,渐渐收紧,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沉沉的响起:“雅雅——” “我不许你死,不许你死在我前面,我不许!”说着,慌乱的搜寻到他的唇,匆匆地覆了上去,深怕此刻再不深深相拥,下一刻就会失去一般。 “雅雅!”他喃喃的唤了一声,仿佛在无奈的叹息,随即反客为主撬开我的牙齿,深深的吻了上来,我在心里反复地唤着他的名字,双手用尽我所有的力气去拥抱他。直到这一刻才知道,原来,爱一个人真的会心痛。全身心都痛,只有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这种疼痛才会减轻。 直到喘不过气来,才恋恋不舍的分开,我却还是窝在他怀里,紧紧搂着他的腰,忘记在不知不觉中,一点一滴地恢复了。我这一“病”,仿佛南柯一梦,再次醒来,竟然已经恍如隔世。 依偎了一会,我忽然坐起身,坚定的说:“我去找枫眠要解药。” “没用的。”裴若暄揽回我,“他既然都这样做了,绝对不会给我解药的。” “那你中的是什么毒,一定还有别人知道怎么解毒的,是不是?”我捉着他的袖子,满怀期待的问,希望他一如寻常的对我说声“是啊!” 但他却是轻轻摇摇头:“你不要想这些了,只消我在这世上一天,他便是一天不安心,不会轻易放过我的,那就这样吧,反正修与我也已经闹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,我也已了无牵挂——” “那我呢?我怎么办?”我愤怒的打断他。“难道一直以为,你记挂的只有修,没有我吗?” 裴若暄搂着我,轻叹一声:‘抛开别的不论,望月枫眠对你也是真心实意,他会好好对你的,你若愿意,就此与他好好在一起,若不愿意,待他做了皇帝之后,就可以回去你来的地方——” 我伸手捂住他的嘴,不悦的瞪着他说:“不许你说这些推卸责任的话,我要你好好的活着,跟我在一起,我是老板,又是老婆,你必须听我的!” 裴若暄轻轻的叹息:“雅雅,你不要任性——” “任性的是你吧?”我悲愤的反言指责。“你这样不珍惜自己的性命,觉得很潇洒,很凄美,是不是?别一副为我着想的样子,你有没有站在我的角度为我想一想?我是无知无觉的木偶吗?你安排我跟谁在一起就跟谁一起?我最讨厌你这样了!“我这次是被气哭了。 裴若暄搂过我,用自己的衣袖为我擦泪,沉声说:”我中的是很霸道的毒,虽然我及时逼了毒,但毒素已经蔓延到五脏六腑,我的时日不多了。” 我听着,眼泪就簌然而下,第一次这么深刻的感觉到,生离死别,居然离自己也这么近,“时日不多,也是时日啊,不到最后一刻,我们都不能放弃的!当初我中毒的时候,你不也没有放弃吗?天南地北的为我寻找解药,我也可以的!幸福是两个人的,你认为你出事了,我还能心安理得的过着安逸的日子吗?我们别再摇摆不定了好吗?让我们坚定一点,无论将来会怎么样,会有多大的风雨,至少我们自己要坚定,让我们一起努力到最后一刻,好不好!” “雅雅——”裴若暄看着我,默然无语。 “如果你死了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陪你一起去死!” 他终于动容了,看着我,嘴唇颤了颤,却说不出一句话来。 我轻轻的偎到他怀里,缓声说:“我很怕死的,所以,我们一起努力,让我们都能活下去,好吗?” “雅雅——”他终于环手再度紧紧的抱住我,一冷一热的唇齿,又深深地紧贴在一起,缠绵着,真想这样温存着,一直到永远。 钟浅羽在外面轻轻地扣门,告诉我们说镜夜先回去了,想办法再拖拖那边的情势,嘱咐我们尽快离开。喂裴若暄吃完药后,就坐在旁边看着他打坐运功,看着他的脸色红一阵,青一阵,我的一颗心也随之一下一下,砰砰跳着,几乎要破膛而去。 似乎过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,听到门外传来了灵儿他们地声音,她们似乎想进去,但在门口被钟浅羽制止了,大约是怕打扰到我们,接着裴若暄的脸色也渐渐平复下来,睁开眼睛看看我,我立马坐过去,挽住他的手,忧心忡忡的问:“怎么样?” “只能暂时压住毒性!” “那怎么办,有能解素的人吗?” 裴若暄蹙蹙眉说:“只能去找我的师傅了——” “那快去快去!”我喜出望外,他的师傅能够解毒,那真是太好了!自家人,好说话! “但是——师父他老人家,由于一身透露出的天机太多,已经半身不遂了。找你的解药的时候,我已经麻烦过他了,我实在不想再去打扰他……” “解毒并不关乎天机吧,我们只是去问一声而已——”不过,半身不遂,真的好可怜,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他。“等你的毒解了之后,我们就陪着你师父一起隐居,在这个世界我们都没有父母,就把他当成长辈来好好孝顺,好不好?” 裴若暄犹豫了一下,缓缓点点头:“师父居住的地方,不宜让太多人知道,我们共骑一马去,灵儿和青儿让浅羽先带去总坛。” 我点点头,同意他的说法,起身去找钟浅羽,把裴若暄说的告诉她,钟浅羽沉默了一下,说:“你们两个人目标也小,不过,万一被发现了,危险也大了。” “如果被发现了,我会放烟火求救的。”裴若暄说。 钟浅羽犹豫了一下,勉强同意了。帮我寻来两套男装,为我们打好包,包好药材,告诉我该怎么煎,后来又怕我不记得了,找了纸来一一写好,给我贴身收好,这才再三嘱咐着我们路上小心,送我们出了城。  195我爱你 告别了钟浅羽他们,本想一跳披星戴月,用最快的时间赶往裴若暄师父隐居的栖霞山。但是没想到,我们出城,还没走出二十里,后面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奔马声。我回头望去,就见望眼看不到尽处的骑兵轰然疾而来,在黎明的晨晖中,为首那一人峨冠博戴,面如满月,双眉重锁如山,不是枫眠又是谁? 我紧张的揪住裴若暄的衣袖:“追来了,怎么办?” 裴若暄怀目扫视了一下四周,调转马头,直接往右边的小山林里奔去。山林上树木众多,我们一骑轻骑,倒来灵活,他们大队人马过来,就不大方便了。 我将脸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,喃喃的问:“会不会被追上,被追上了怎么办?我不想回那个笼子一样的院子,我不想跟你分开……” 裴若暄将下巴抵在我的头顶,轻轻蹭了蹭,柔声说:“没事的,努力到最后一刻,再开始担心……” “嗯嗯。”我流着泪点头,环手紧紧的抱着他,他却腾出一只手,把我的手拉回来,板回身子往前坐好,轻声说:“注意前面,林子里会有横出来的树枝。” 我点点头,马快速的奔着,眼看着就要一个跃身冲进林子里,忽然看到眼角黑影闪了一下,连忙定睛一看,晕,居然是箭。 他们开始放箭了? 我想回过头去看,裴若暄却将脸垂到我颈侧阻止我的动作,轻声说:“不要回头,注意前面。” “他们放箭了吗?你没事吧?”说话的时候,又有三两枝长箭从身侧穿过,“锉锉”两声没入前方不远处的树干之中。 “没事,他们只想恐吓我们,没有真的瞄准我们射——”似乎要故意证明他说的不是实话似的,他的话音未落,他就用手按低我的头,将身子往前一倾,“嗖”的一声,一枝箭就擦着头顶飞了过去。 “裴若暄,你又骗我——” “真的没事!” 而于此同时,我们的坐骑轻盈一跃,迅速冲进了树林。由于树长得不是很规则,所以我们不得不放缓了马速。看着不知深处的树林,我顿时又有些迷惘起来,我们真的能逃得掉吗? 就算逃了这一出,漫漫的前路,都还是望国的土地…… 我们能逃得出去吗? “裴若暄……”我回头唤了一声,裴若暄似乎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他,蓦然怔了怔,然后我的目光,赫然被他胸前的那一抹殷红震慑住了。我的心神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,怔怔的伸手过去,在他胸前那一片鲜红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。 “雅雅!”裴若暄来不及腾出手来阻止我。我的手指就蓦地刺痛了一下。“丝”的一声缩回手来,却赫然发觉我手心被利器划出了长长的一道血痕—— 他,中箭了—— 我已经预见到,我们今天的结果,大概是要两个人死在一起了。好吧,死就死吧,生命诚最贵,爱情价更高嘛!有他在我身边,我不怕!我什么也不怕! 忽然放声痛哭了起来,环手紧紧的抱住他,将脸贴在他的胸前,想感受彼此最后的体温。“我好高兴,我们到现在还在一起——” 裴若暄也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的抱着我,马也以常速往前进着,忽然,前路终于又豁然开朗。 我还没有开始兴奋,绝望又迅速的蔓延过来。前面是一壁悬崖! 裴若暄迅速勒住马,马长嘶而起,总算是及时的在悬崖之前停了下来。他抱着我快速的翻身下马,但刚一着地,还没站稳,他的脚步就一个踉跄,屈膝跪倒在地上。 “裴若暄,裴若暄!”我惊慌的喊着他的名字,急急的跪坐到地上,扶住他的手臂,“你怎么样了?” 裴若暄低声说:“箭上有毒,现在手脚发麻,原来的毒也压制不住了,看来——” 看着他上身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整个的染红了,我的心疼得紧缩了起来,眼泪“啪啪啪”地往下掉,紧紧的抱着他,哭着说:“没关系,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就算死了也不会寂寞的——”说着,目光流转着,停在悬崖上方。 裴若暄似乎察觉到我的用意,拉着我说:“雅雅,不要任性了,已经到最后一步了,我们也算努力过了,你跟他回去吧——” 我拼命的摇头:“不,不,不要,我不要——既然已经到了最后,为什么我们不继续坚持,就让我们坚持着把这最后一步走完……”说着,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扶起他,扶着他缓缓地往悬崖挪去。 “雅雅——罢了——”裴若暄无奈的叹息。 “雅雅!”枫眠急声大喝,大批的官兵也停在了悬崖前。他快速地下马,奔了过来。“雅雅,你要干什么?”他像是受了惊吓一样,脸色惨白中发青。“快回来!” “你不要过来!”我也朝着他大喊。 “雅雅——”大色狼也策马随后追了上来。 “雅雅你回来,求你回来,你要怎么样都行——”枫眠看着我,委屈得似乎眼泪都快掉出来了。 “枫眠,你不要再求我了。”我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着。“我累了,我真的好累——” “我不逼你,我放你们走,你不要做糊涂事啊——” 我摇摇头:“我不要再相信了,我不恨你,但是如果可以重头再来一次的话,我会选择不要遇见你,这样对我,对你,都好——” 然后转过目光看看大色狼,看着他眼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关切的神情,深深的说:“来生再见了,大色狼——” 说完,抱着裴若暄的腰,奋力地往外一跃,由于害怕,深深的把脸埋在他的怀里,想着,这样跳下去的话,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,而且再也没有别人来打扰了。就我们两个人,两个人的世界—— 他也用尽最后的力气抱住我,低低的唤:“老婆——” 我紧紧的环着他的腰,喃喃说:“如果有下辈子,你一定要来找我,一定要来找我,要认出我——” “嗯。”他低低地应了声,在我失去知觉之前,垂首在我的耳际低低的说:“我爱你——” 我的泪水簌然而下,他的这一声“我爱你”,等得还真是艰难。从我们相识以来,他甚至从来都没有说过“他喜欢我”之类的话,直到这一刻,我终于等到了—— 记得曾经有人说过,男人与女人不同,有些人会轻易的把“我爱你”三个字挂在嘴上,但那些是无限量放送的,没有时效性,有可能是一小时,也有可能只有一分钟,而有些人却从来也不会说,但一说就是一辈子,到死也不会改变—— 我的老公,我也爱你——



天津罗氏七杰罗天广什么电影?

天津罗氏期间罗天广什么电影不太了解的。

69成人视频猜你喜欢

  • 超清

  • 6集全

  • 超清

  • 20集全

  • 超清

  • 超清

  • 超清

  • BD超清中字

  • 更新至20200724期

  • 超清

影片评论